奢侈品的诱惑 接受还是拒绝?

来源:中国网络电视台  发表时间:2011-09-04 08:51:27 

奢侈品的诱惑 该接受还是该拒绝

从中国的传统上看,奢侈品不是什么好的概念,它似乎是一种昂贵和毫无用处的东西,让人觉得反感和厌恶。在计划经济时代,奢侈更是一种近乎罪行的事情,奢侈品也是受到无情的批判和否定的东西。我还记得当年有一部电影《钢铁巨人》,电影里有一位技术员名叫梁君,此人“思想问题严重”的标志之一就是喜欢喝红酒,最后走向了堕落。红酒这样的东西就打上了可疑的烙印。这样的作品当然是和计划经济时代的风气一致的。那时候,人们的日常生活的消费已经压到了最低,除了果腹求饱、穿衣遮体之外,似乎其他的消费似乎都是“奢侈品”。计划经济时代对于戴手饰、玩时髦玩艺的严厉制止与否定正是它的生活哲学的关健部分之一。但人的欲望和对于“无用之物”的渴望还是难以制止。我还记得那时候我父亲的一位同事,由于单身没有家累,就有一点点闲钱,大胆买了一块当时极难得的瑞士表。我还记得大家鉴赏这块表时的那种一面有点嘲讽、一面有点羡慕的笑容。他在其他方面也非常讲究,夏天戴一顶巴拿马草帽,冬天一个样式古怪的哥萨克式的皮帽,凉鞋也不是塑料的,而是考究的皮凉鞋。我最景仰这位叔叔的是他有一条红白的磁铁棒。这条磁铁棒设计精美,散发着优雅的光芒。这东西看起来全无用处,却非常迷人,让当时只有五六岁的我羡慕不已,抓住就不肯放手。最后这位叔叔将磁铁送了我才算罢手。这块磁铁一直在我家里,上大学以后搬家时还见到它,让我感慨了半天。我很小的时候,曾有一次被组织去看资产阶级生活的展览,目的是让我们感受这种生活的反动,但其中有一套非常漂亮的火车车模却让我着迷。它非常类似八十年代有名的西德电影《情暖童心》里面的那一幕,许多火车在复杂的铁轨上穿行,穿越山川河流。这在那个年代大概是奢侈品,在我的眼中却如此地迷人。

这里的启示在于,人生并不仅仅是果腹求饱,也不仅仅是对于宏大目标的追求,也需要一点点奢侈品作为日常生活的点缀,看起来无用之物,其实自有其“无用之用”。奢侈品的意义就在于从一般的日用品中间超拔出来,它的交换的价值远远高于使用的价值,象征的意味远远高于实用的意义。它展开的是物体迷人的“神秘性”。这当然会让文化批判者反思和追问,但也不能不说我们生活的许多进展都和一种对于奢侈的追求有关。它点燃人对于未来的渴望,吸引人对于好东西的向往,塑造人对于生活的品味。在那样的时代,人们对于这些东西的迷恋还不能消失,说明这也是人性的一个方面。当然人不能象古代的石崇等人那样过度和过分的奢华,靠剥夺别人来满足自己。但适度的奢侈还是自有其道理的,这并不是经济的理由,其实自有一种精神的需求在。《白毛女》中的杨白劳到了那样的窘境,还是要给女儿一根红头绳,足见在物质最匮乏的时候,人也还要一点点奢侈品。奢侈品的诱惑也依然存在。

奢侈品被正名是近几年的事,它变成了优雅、高贵、魅力的象征。所谓的国际奢侈品的品牌都在中国建立了自己的专卖店。时尚的杂志介绍,大幅的户外广告推介,专卖店也极尽装饰之能事,弄得千奇百怪。这些奢侈品的诱惑变成了我们许多人生活的动力和期待的中心。许多女士为了名牌皮包节衣缩食,也有诸多男士为了豪华汽车努力奋斗。这些物品的追求现在已经冠冕堂皇。从经济上,买它是“拉动内需”,不再是浪费和胡闹,没有什么负罪感了。从文化上,也是优雅品味,不再是腐朽了。奢侈品的“贵”产生了巨大的诱惑。在中国这样的新兴国家的崛起过程中,人们突然开始有点钱,奢侈品不再是画册或年历上可望不可即的抽象的物品。这立即就产生了追逐奢侈品的热潮。攀比和相互影响尤其重要。你炫耀有奢侈品,我好像就自惭形秽,见不得人,形成了一种流行的风气。

这似乎走到了另一个极端。过去我们为了别人不敢奢侈,今天我们同样为了别人大肆奢侈。这其实都是过度和不得体。

其实,对于奢侈品保持一点平常心是挺重要的,关键是自己喜欢和迷恋,而不是为了别人拼命争取。面对奢侈品的诱惑,还是得随遇而安一点。

(作者为北京大学教授,文化学者)

编辑: Winzi
> 相关阅读
中国网络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