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述]那对父子,把我当作“性玩偶”

来源:羊城晚报  发表时间:2011-08-27 15:22:31 

酒霞

大学毕业后我来到深圳这个繁华而忙碌的城市,希望找一份理想的职业自立。没想到却遇上了这样两个男人,让我沉沦无法自救。我无法原谅自己,不是因为被他们欺骗了感情,而是因为我同时还伤害了另一位与我一样可怜的女性———她是我认识的那两个男人中其中一人的妻子、另一人的妈妈。

在夜总会找到工作

深圳的工作并不好找,几经周折后我才好不容易在一家豪华夜总会找到了一份服务员的工作。刚好我在大学里学的就是酒店管理,我想,都是做服务员,我努力工作,干干净净地挣钱,也没什么好丢脸的。

大堂领班是一个本地的女孩子,很能干也很刻薄,她在我培训结束正式上岗那天就给了我一个下马威:“我们这里的规矩是不管你学历多高,做不好,一样立马走人。”我不希望自己被轻易淘汰出局,所以虽然最初的工作只是端端盘子,送送酒水,收拾一下桌子,我也做得很卖力。我还努力地从别的服务员那里学习各种应酬客人的技巧,很快就有客人点名让我服务。

不知是否因为嫉妒,领班一直对我很凶。有一天她安排我去一个包间服务,从她的脸上我看出一丝不怀好意,但我还是不做声地去了。客人一开始没什么异样,喝到最后就有些失态了,大声嚷着:“你们老板说好要亲自来陪我们,他没来,你就得赔我们精神损失。”说完居然对我动手动脚。我又惊又怕,却不好就此跑开,我知道领班正等着找我的茬呢。哪知其中一个客人居然肆无忌惮地伸手在我的胸前摸了一把,我想也没想,一个耳光扇了过去。一阵难堪的寂静之后,对方杀猪一样咆哮起来,然后一伙人就冲着我围了上来……

就在这时,一个很斯文的中年人推门而进,我敢说他一定看到刚才的一幕,但他只是巧妙地打圆场:“我来晚了,对不起各位。你们这是在玩什么游戏?”然后便让我去再拿些酒来,就这样化解了我的一场灾难。

老板要我和他亲热

那天晚上是我第一次见到自己真正的老板邵峰(本文人名均为化名)。他经营着多家夜店,很少到这边来。他巧妙地帮我化解了那个局面,送走了客人,还不忘对我解释:“他们都是些暴发户,没什么素质,看在我的面子上别介意。”也许是我从小失去父爱的缘故,他的话语和神态让我心底涌起阵阵温暖。我心想,他是老板,因为这次遭遇而得到他的关注毕竟不是坏事。

从那以后,他每次到店里来,都会向经理询问一下我的工作情况。我自认为长得够漂亮、学历高、有能力,得到老板赏识也是正常。果然不久后经理宣布调我去办公室做文秘,女领班阴阳怪气地说:“恭喜你,熬出头了。”

不久后的一个晚上,邵峰给我打电话,说我白天送去的文件有问题,他第二天开会要用那个数据,让我马上用U盘重新拷贝电脑里的文件拿过去核对一下。我赶过去时,办公室里只有他一个人在。我仔细核对后,告诉他文件没问题,他不好意思地凑过来看:“我喝酒了,脑袋不清醒。”我心生异样,马上收拾东西准备回家,他却突然抱住我:“你难道看不出来吗?我喜欢你才找借口让你过来的。”我大吃一惊,虽然对他有好感,但也知道他是有家室的人。

就在我挣扎的时候,他突然哭了起来。“如果我告诉你,我虽然有老婆,但是已经1年多没有和女人亲热过,你相不相信?我的心早就死了,可是见到你的那一瞬间,我又重新活了过来。”

我从没见过男人的眼泪,而且他那么动容地给我讲了自己家有悍妻的苦楚,我的心一下软了下来。不料那瞬间的犹豫,却让他有了可乘之机。就在他的办公室里,我们有了亲密的肉体关系。事后我意识到,我没有坚决反抗的原因,其实是我已偷偷爱上了他。

编辑: 晓航
> 相关阅读
羊城晚报